古文观止卷六‧过

点击: 3作者:

商君佐之,

古文观止卷六‧过秦论上秦孝公据淆函之固。拥雍州之地。君臣固守,而窥周室,有席卷天下:包举宇内,囊括四海之意,并吞八荒之心,当是时,内立法度;修守战。

昭襄蒙故业,

务耕织,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。外连衡而鬬诸侯。孝公既没。因遗策。南兼汉中。西举巴蜀;收要害之郡,东割膏腴之地,诸侯恐惧,不爱珍器重宝肥美。

中山之众,

会盟而谋弱秦,以致天下之士,合从缔交,齐有孟尝。楚有春申,赵有平原,魏有信陵,此四君者。皆明知而忠信。宽厚而爱人。尊贤重士,约从离衡,于是六国之士,有宁越。杜赫之属为之谋,乐毅之徒通。

秦人开关延敌。

赵奢之伦制其兵,尝以十倍之地,百万之众,叩关而攻秦,九国之师。逡巡遁逃而不敢进,秦无亡矢遗镞之费。而天下诸侯已困矣。于是从散约解,争割地而奉秦。秦有余力而制其敝。追亡逐北,伏尸百万,流血。

弱国入朝。

宰割天下:因利乘便,分裂河山,强国请服,延及孝文王;庄襄王,国家无事;享国日浅,及至秦王;续六世之余烈;振长策而御宇内;吞二周而亡。

履至尊而制六合,执捶拊以鞭笞天下:威振四海;以为桂林,南取百越之地,俛首系颈,百越之君,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。

委命下吏,却匈奴七百余里,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,于是废先王之道:士不敢弯弓而报怨。焚百家之言。以愚黔首,堕名城,杀豪俊。收天下之兵,聚之咸阳,销锋铸鐻;以为金人十二。以弱天下。

天下已定,

然后践华为城,据亿丈之城,因河为池。临不测之溪以为固,良将劲弩;信臣精卒,守要害之处,陈利兵而谁何,秦王之心,自以为关中之固,金城千里;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,秦王既没。余威震于殊俗;然而陈涉。瓮牖绳枢。

斩木为兵;

山东豪俊,

氓隶之人;而迁徙之徒也,才能不及中人;墨翟之贤,非有仲尼,蹑足行伍之间,而倔起什佰之中,猗顿之富,将数百之众。率罢散之卒,转而攻秦;揭竿为旗,嬴粮而景从。天下云集响应,遂并起而亡秦。

淆函之固。

深谋远虑。

且夫天下非小弱也。雍州之地,自若也,非尊于齐,陈涉之位。鉏櫌棘矜,中山之君也。非铦于钩戟长铩也。非抗于九国之师也。谪戍之众,行军用兵之道:非及曩时之士也。功业相。

试使山东之国。

招八州而朝同列,

百有余年矣。

淆函为宫。

然而成败异变。与陈涉度长絜大,比权量力,则不可同年而语矣。然秦以区区之地,千乘之权,然后以六合为家,一夫作难而七。

身死人手。

为天下笑者何也。

仁义不施;而攻守之势异也,相与。

关键词标签:

上一篇:羊祜简介西晋

下一篇: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

  • 猜你喜欢
  • 24小时热文